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大新银行有限公司与鸿都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2015-01-05 14:55: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沪二中民五(商)初字第6号
  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DAH SING BANK LIMITED)。
  法定代表人黄伟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东,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
  临时清盘人Blade/Simon Richard/Arboit/Bruno,Baker Tilly Hong Kong Business Recovery Limited。
  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汤以霖,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杜锡根,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张海滨,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下称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鸿都公司)、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下称安华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本院于2006年1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06年10月11日,本院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刘东,被告安华公司委托代理人杜锡根、张海滨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鸿都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大新银行诉称:2001年11月至2003年12月间,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分别签订了6份融资租赁合同,合同编号为EL39920485、SL39920892、EL39920997、EL39923409、LS39924421及LS39933364。上述6份融资租赁合同约定:被告鸿都公司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向原告大新银行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设备,并由其向原告大新银行支付租金。同时,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在上述6份融资租赁合同的基础上又分别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6份承诺书。该6份承诺书明确:被告鸿都公司同意由被告安华公司在上海市青浦区沈巷使用上述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设备,如被告鸿都公司未按约支付租金及其他应付款项或由于其他原因导致租赁合同终止,原告有权从安华公司处收回租赁的机器设备。此外,被告安华公司还在第6份承诺书中确认,该公司对被告鸿都公司在第6份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违约行为而导致原告大新银行的所有损失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大新银行按约为被告鸿都公司购买合同项下的机器设备,并由被告鸿都公司交给实际使用人被告安华公司使用。嗣后,因被告鸿都公司未按期支付租金,原告大新银行于2004年8月13日发函通知被告鸿都公司,要求终止上述租赁合同及收回合同项下的设备。但被告鸿都公司既未将租赁设备归还原告大新银行,也未向原告大新银行支付拖欠的租金和利息。为此,原告大新银行诉诸法院,请求判令解除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的编号为EL39920485、SL39920892、EL39920997、EL39923409、LS39924421及LS39933364的6份融资租赁合同,判令两被告共同向原告大新银行返还编号为EL39920485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台湾产程控变流型高速拉绒机1套(序号为1540)、编号为SL39920892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AM-OH75高压快速染色机2套(序号为AM-1269和AM-1324)、编号为EL39920997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热油加热器1套(序号为YLW-2900)、编号为EL39923409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台湾产JIN HAR牌针织机2套(序号为911604和911605)、编号为LS39924421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台湾产SAN DA牌针织机2套(序号为91162和91163)及编号为LS39933364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意大利产由2号拉绒机组成的1号拉绒线1套和意大利产由2号单滚筒剪绒机组成的1号剪绒线1套(序号为8261/8262/8263/8264);判令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支付6份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租金港币2,115,468元及利息港币366,173.06元;判令被告安华公司对被告鸿都公司在第6份合同项下所欠租金港币1,965,744元及利息港币208,530.43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原告大新银行为证实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1、6份融资租赁合同及租赁建议表格、董事会决议;2、6份承诺书;3、6份合同项下的发票、交付接收证明书、保险承保表及还款记录;4、原告于2004年8月13日发给被告鸿都公司的通知书;5、被告安华公司致有关部门的说明及委派书;6、香港律师王伟民出具的法律意见书。
  被告鸿都公司未作答辩。
  被告安华公司辩称:被告安华公司系被告鸿都公司和上海青浦华洋开发总公司(下称华洋公司)共同设立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根据合作合同约定,安华公司实际是由被告鸿都公司负责经营的。系争的6份融资租赁合同中,除编号为EL39920997合同项下涉及的加热器是被告安华公司在国内自行购买的外,其余合同项下涉及的机器均由被告鸿都公司提供,并由被告安华公司实际使用。但上述机器设备是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投资投入被告安华公司的,应属于安华公司的财产。华洋公司作为被告安华公司的中方合作者并不清楚6份融资租赁合同的内容。关于6份承诺书中所加盖的安华公司公章属实,但这都是控制安华公司经营权的鸿都公司代表汤以和所为,与中方经营者无涉。同时,编号为EL39920485和LS39933364两份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已经抵押给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青浦支行(下称农行青浦支行)。综上,被告安华公司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其的诉讼请求。
  被告安华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1、被告安华公司合同、章程及验资报告书;2、进口货物报关单、进口发票以及被告鸿都公司开给原告大新银行的发票;3、被告安华公司自行购买加热器的发票及部分付款凭证。
  经审理查明:
  一、2001年11月21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提交了一份《租赁建议表格》,要求原告大新银行购买1套台湾产程控变流型高速拉绒机并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同日,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EL39920485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大新银行作为出租人购买1套台湾产程控变流型高速拉绒机,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租赁期限为36个月,每月支付租金为港币14,491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只以受寄人身份持有设备,不可作出或准许任何事情发生使鸿都公司可据之被称为设备拥有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大新银行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偿付结欠租金及利息(逾期付款利息按月利率3%计算)、赔偿原租赁期限内剩余租金;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大新银行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租赁合同由香港法律管治并解释。之后,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交付和接收证明书》,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又共同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承诺书》。该《承诺书》约定:租赁合同一经终止,被告鸿都公司须被视为不履行租赁合同,原告大新银行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被告安华公司作为使用者有义务按原告大新银行的指令返还租赁机器;确认书适用香港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2004年3月,被告安华公司将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机器抵押给农行青浦支行。截止2005年8月23日,被告鸿都公司在该租赁合同项下结欠利息港币25,283.42元。
  二、2002年1月11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提交了一份《租赁建议表格》,要求原告大新银行购买2套AM-OH75高压快速染色机并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同日,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SL39920892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大新银行作为出租人将被告鸿都公司所有的2套AM-OH75高压快速染色机作价港币436,800元买断,并通过售后回租的方式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租赁期限为36个月,每月支付租金为港币13,863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只以受寄人身份持有设备,不可作出或准许任何事情发生使鸿都公司可据之被称为设备拥有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大新银行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偿付结欠租金及利息(逾期付款利息按月利率3%计算)、赔偿原租赁期限内剩余租金;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大新银行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租赁合同由香港法律管治并解释。之后,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交付和接收证明书》,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又共同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承诺书》。该《承诺书》约定:租赁合同一经终止,被告鸿都公司须被视为不履行租赁合同,原告大新银行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被告安华公司作为使用者有义务按原告大新银行的指令返还租赁机器;确认书适用香港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截止2005年8月23日,被告鸿都公司在该租赁合同项下结欠利息港币26,689.88元。
  三、2002年1月16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提交了一份《租赁建议表格》,要求原告大新银行购买1套热油加热器并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同日,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EL39920997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大新银行作为出租人购买1套热油加热器,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租赁期限为36个月,每月支付租金为港币19,042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只以受寄人身份持有设备,不可作出或准许任何事情发生使鸿都公司可据之被称为设备拥有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大新银行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偿付结欠租金及利息(逾期付款利息按月利率3%计算)、赔偿原租赁期限内剩余租金;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大新银行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租赁合同由香港法律管治并解释。之后,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交付和接收证明书》,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又共同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承诺书》。该《承诺书》约定:租赁合同一经终止,被告鸿都公司须被视为不履行租赁合同,原告大新银行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被告安华公司作为使用者有义务按原告大新银行的指令返还租赁机器;确认书适用香港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截止2005年8月23日,被告鸿都公司在该租赁合同项下结欠利息港币52,249.16元。
  四、2002年7月15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提交了一份《租赁建议表格》,要求原告大新银行购买2套台湾产JIN HAR牌针织机并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同日,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EL39923409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大新银行作为出租人购买2套台湾产JIN HAR牌针织机,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租赁期限为36个月,每月支付租金为港币8,996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只以受寄人身份持有设备,不可作出或准许任何事情发生使鸿都公司可据之被称为设备拥有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大新银行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偿付结欠租金及利息(逾期付款利息按月利率3%计算)、赔偿原租赁期限内剩余租金;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大新银行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租赁合同由香港法律管治并解释。之后,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交付和接收证明书》,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又共同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承诺书》。该《承诺书》约定:租赁合同一经终止,被告鸿都公司须被视为不履行租赁合同,原告大新银行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被告安华公司作为使用者有义务按原告大新银行的指令返还租赁机器;确认书适用香港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截止2005年8月23日,被告鸿都公司在该租赁合同项下结欠租金港币53,976元、利息港币24,648.55元。
  五、2002年8月27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提交了一份《租赁建议表格》,要求原告大新银行购买2套台湾产SAN DA牌针织机并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同日,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LS39924421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大新银行作为出租人购买2套台湾产SAN DA牌针织机,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租赁期限为36个月,每月支付租金为港币7,979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只以受寄人身份持有设备,不可作出或准许任何事情发生使鸿都公司可据之被称为设备拥有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大新银行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偿付结欠租金及利息(逾期付款利息按月利率3%计算)、赔偿原租赁期限内剩余租金;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大新银行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租赁合同由香港法律管治并解释。之后,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交付和接收证明书》,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又共同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承诺书》。该《承诺书》约定:租赁合同一经终止,被告鸿都公司须被视为不履行租赁合同,原告大新银行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被告安华公司作为使用者有义务按原告大新银行的指令返还租赁机器;确认书适用香港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截止2005年8月23日,被告鸿都公司在该租赁合同项下结欠租金港币95,748元、利息港币28,771.62元。
  六、2003年12月30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提交了一份《租赁建议表格》,要求原告大新银行购买1套意大利产由2号拉绒机组成的1号拉绒线和1套意大利产由2号单滚筒剪绒机组成的1号剪绒线并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同日,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LS39933364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大新银行作为出租人购买1套意大利产由2号拉绒机组成的1号拉绒线和1套意大利产由2号单滚筒剪绒机组成的1号剪绒线,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租赁期限为40个月,每月支付租金为港币54,604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只以受寄人身份持有设备,不可作出或准许任何事情发生使鸿都公司可据之被称为设备拥有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大新银行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偿付结欠租金及利息(逾期付款利息按月利率3%计算)、赔偿原租赁期限内剩余租金;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大新银行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大新银行,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租赁合同由香港法律管治并解释。之后,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交付和接收证明书》,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又共同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了一份《承诺书》。该《承诺书》约定:租赁合同一经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则被视为违约,原告大新银行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被告安华公司作为使用者有义务按原告大新银行的指令返还租赁机器;被告安华公司还应就被告鸿都公司违约而导致原告大新银行的一切损失、费用及开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确认书适用香港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2004年3月,被告安华公司将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机器抵押给农行青浦支行。截止2005年8月23日,被告鸿都公司在该租赁合同项下结欠租金港币819,060元、剩余租金港币1,146,684元、利息港币208,530.43元。
  2004年8月13日,原告大新银行因被告鸿都公司未按约支付前述6份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结欠的款项致函被告鸿都公司,要求终止前述合同,被告鸿都公司应立即向原告大新银行归还相应的租赁机器。
  另查:被告安华公司系被告鸿都公司与案外人华洋公司于1993年3月共同出资设立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被告鸿都公司系将编号为EL39920485、EL39923409、LS39924421及LS39933364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设备作为投资投入被告安华公司。
  以上事实,有原告大新银行提供的证据1-4,被告安华公司提供的证据1-2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的6份融资租赁合同均约定“合同受香港法律管治”,该约定未违反内地强制性法律规范,故本案关于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鸿都公司间的融资租赁关系应适用香港法律予以处理。同时,被告安华公司向原告大新银行出具的前5份承诺书中均明确该承诺书适用香港法律,故本案关于原告大新银行与被告安华公司基于前5份承诺书所发生的纠纷亦应适用香港法律处理。虽然被告安华公司针对编号为LS39933364租赁合同项下所出具的第6份承诺书中亦明确该承诺书适用香港法律,但因被告安华公司在该承诺书中承诺为注册于香港的鸿都公司提供担保,该行为规避了内地强制性法律规范,故该约定无法律效力。因此,有关被告安华公司为鸿都公司的担保行为仍应适用内地的相关法律。
  根据香港法律,合同双方在平等自愿基础上及符合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下所签订的合同均对合同双方有法律约束力。本案所涉的6份融资租赁合同及前5份承诺书均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应属有效合同,对各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大新银行按约向被告鸿都公司交付了协议项下的所有机器,并由被告安华公司实际使用,业已履行了租赁协议约定的义务。被告鸿都公司未按约向原告大新银行支付租金,显属不当,理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大新银行有权依约主张提前终止协议,该公司于2004年8月13日致函被告鸿都公司,要求终止协议并无不当。上述协议终止后,被告鸿都公司作为租赁协议的承租人,理应向原告大新银行返还租赁协议项下的所有机器,并偿付租赁合同项下结欠租金、利息及剩余租金。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在租赁协议终止后,亦有义务向原告大新银行返还上述机器。两被告如不能返还的,应向原告大新银行按照合同约定折价赔偿。被告安华公司针对其所称编号为EL39920997项下标的物是其自行购买的主张,提供了发票及部分付款凭证,上述证据并不足以否定其向原告大新银行承诺返还标的物的意思表示,被告安华公司该项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安华公司在编号为LS39933364租赁合同项下所出具的第6份承诺书中承诺对被告鸿都公司违反该合同而导致原告大新银行的一切损失、费用及开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该约定属对外担保行为且未经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故该担保行为无效。对此,原告大新银行和被告安华公司均有过错。被告安华公司应对被告鸿都公司在该合同项下应向原告大新银行偿付的款项中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的承担赔偿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项、第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EL39920485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台湾产程控变流型高速拉绒机1套(序号为1540); 
  二、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SL39920892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AM-OH75高压快速染色机2套(序号为AM-1269和AM-1324);
  三、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EL39920997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热油加热器1套(序号为YLW-2900);
  四、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EL39923409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台湾产JIN HAR牌针织机2套(序号为911604和911605);
  五、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LS39924421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台湾产SAN DA牌针织机2套(序号为91162和91163);
  六、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LS39933364合同项下租赁的机器意大利产由2号拉绒机组成的1号拉绒线1套和意大利产由2号单滚筒剪绒机组成的1号剪绒线1套(序号为8261/8262/8263/8264);
  七、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偿付租金港币2,115,468元、利息港币366,173.06元;
  八、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对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在前款所应向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偿付的租金港币1965,744元、利息港币208,530.43元中不能清偿部分的二分之一承担赔偿责任;
  九、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在承担赔偿责任后,有权向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追偿;
  十、驳回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2,941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13,494元,共计人民币36,435元,由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大新银行有限公司和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江 南
代理审判员  胡 宓
代理审判员  崔学杰
二○○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朱晓雷
书 记 员  郭 强

相关热词搜索:大新 有限公司 融资租赁

上一篇:大新银行有限公司与上海联博智能图文技术有限公司融资租赁、保证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日新租赁(中国)有限公司与义乌市月祥印刷厂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赁联盟
津ICP备102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