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诉鸿都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2015-01-05 14:39:14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沪二中民五(商)初字第7号

  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ORIX ASIA LIMITED)。
  授权代表黄咏鸿,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何湘渝,上海市中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滕刚,上海市中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
  该公司临时清盘人Blade/Simon Richard/Arboit/Bruno,Baker Tilly Hong Kong Business Recovery Limited。
  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汤以霖,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杜锡根,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张海滨,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下称欧力士公司)分别诉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鸿都公司)、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下称安华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等5件案件,本院于2006年1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06年4月20日,本院作出裁定,将上述5件案件合并进行审理。2006年10月12日,本院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滕刚,被告安华公司委托代理人杜锡根、张海滨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鸿都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欧力士公司诉称:2001年9月至2004年3月间,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分别签订了5份融资租赁合同,合同编号为H131818(后变更为ZOAB3-11994008)、H131805(后变更为ZOAB3-11981005)、ZOAB3-20017、ZOAB3-20025(后变更为ZOAB3-20025004)及ZOAM3-20010。上述5份融资租赁合同约定:被告鸿都公司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向原告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设备,并将机器设备安放在被告安华公司处,由被告安华公司实际使用。同时,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被告安华公司在上述5份融资租赁合同的基础上又分别签订了5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并由上海市青浦区公证处公证。该5份确认书明确: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欧力士公司租赁的所有机器设备的所有权均归属于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安华公司作为上述机器设备的实际使用人对被告鸿都公司在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如被告鸿都公司未按约支付租金,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收回出租的机器设备。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欧力士公司按照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为被告鸿都公司购买合同项下的机器设备,并由被告鸿都公司交给实际使用人被告安华公司使用。嗣后,被告鸿都公司未按期支付租金,原告欧力士公司经多次催讨未果。为此,原告诉诸法院,请求判令解除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的编号为H131818(后变更为ZOAB3-11994008)、H131805(后变更为ZOAB3-11981005)、ZOAB3-20017、ZOAB3-20025(后变更为ZOAB3-20025004)及ZOAM3-20010的5份融资租赁合同,判令两被告共同向原告欧力士公司返还:编号为H131818(后变更为ZOAB3-11994008)合同项下租赁的瑞士生产的“Scholl”牌HT-短型液体染色机(“Scholl” HT-Short Liquor Piece Dyeing Unit)及“Scholl”牌消融器(“Scholl” Powder Dissolving Station)各1套;编号为H131805(后变更为ZOAB3-11981005)合同项下租赁的立信门富士定型机(Monforts 328 Twin Air)1套;编号为ZOAB3-20017合同项下租赁的序号为AM-OH75高速染色机1套及附件(High Speed Dyeing Machine with Accessory);编号为ZOAB3-20025(后变更为ZOAB3-20025004)合同项下租赁的AK-TOIII常温双液流染色机(AK-TOIII 1T Dye Tank及AK-TOIII 6T Dye Tank)2套及编号为ZOAM3-20010合同项下租赁的单滚筒剪裁机2套。
  原告欧力士公司为证实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1、5份融资租赁合同及补充协议书;2、5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及公证书;3、5份合同项下的发票、收据及销售合同;4、原告欧力士公司于2005年9月12日发给被告鸿都公司的催讨函;5、拍摄于被告安华公司的机器照片。
  被告鸿都公司未作答辩。
  被告安华公司辩称:被告安华公司系被告鸿都公司和上海青浦华洋开发总公司(下称华洋公司)共同设立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根据合作合同约定,安华公司实际是由被告鸿都公司负责经营的。系争的5份融资租赁合同中,除编号为ZOAM3-20010合同项下涉及的单滚筒剪裁机2套已退运香港外,其余合同项下的机器均在被告安华公司,但上述机器设备是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投资投入被告安华公司的,应属于安华公司的财产。华洋公司作为被告安华公司的中方合作者并不清楚5份融资租赁合同的内容。关于5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中所加盖的安华公司公章属实,但这都是控制安华公司经营权的鸿都公司代表汤以和所为,与中方经营者无涉。同时,编号为H131818和H131805两份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已经抵押给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青浦支行(下称农行青浦支行)。综上,被告安华公司请求法院驳回原告欧力士公司对其提出的诉讼请求。
  被告安华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1、被告安华公司合同、章程及验资报告书;2、进口货物报关单、进口发票以及被告鸿都公司开给原告欧力士公司的发票;3、出口货物报关单和出口外汇核销单。
  经审理查明:2001年10月19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H131818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欧力士公司作为出租人将被告鸿都公司所有的瑞士生产的“Scholl”牌HT-短型液体染色机(“Scholl” HT-Short Liquor Piece Dyeing Unit)及“Scholl”牌消融器(“Scholl” Powder Dissolving Station)各1套作价美金156,250元买断,并通过售后回租的方式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被告安华公司位于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的厂房内,租赁期限为3年1个月,首次支付租金为美金33,202元,第2至37次租金预缴美金3,418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欧力士公司,鸿都公司不应试图转让机器或作出可能侵犯原告欧力士公司所有权的任何其他行为,包括出售、转让、抵押、借出等行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赔偿损失或立即归还租赁机器;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欧力士公司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同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欧力士公司出具验收收据,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被告安华公司签订了一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并经上海市青浦区公证处公证。该《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约定:根据原告与被告鸿都公司已经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被告鸿都公司以租赁方式向原告欧力士公司租赁上述合同项下的机器,并按约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支付租金,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被告鸿都公司将租赁的机器安置于被告安华公司处,供被告安华公司使用;被告安华公司应于租赁设备的显著位置,标明租赁设备所有权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除非经原告欧力士公司书面同意,在租赁期内不得将租赁机器全部或部分搬离被告安华公司所在地,也不得转让、抵押、转租给第三人或允许其他人使用;如被告鸿都公司不支付租金或不履行租赁合同所约定的其他义务时,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并由被告鸿都公司或被告安华公司赔偿原告欧力士公司全部损失;确认书适用的法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2004年3月31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就上述租赁合同的租赁期限作了修改,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租赁期限延长至2005年8月31日,并对被告鸿都公司每月应支付的租金作了调整,被告鸿都公司确认截止2004年3月31日未清缴租金为美金41,016元。同月,被告安华公司将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机器抵押给农行青浦支行。
  2001年11月21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H131805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欧力士公司作为出租人向案外人立信门富士纺织机械有限公司购买立信门富士定型机(Monforts 328 Twin Air)1套,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被告安华公司位于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的厂房内,租赁期限为3年1个月,首次支付租金为美金86,799元,第2至37次租金预缴美金8,935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不应试图转让机器或作出可能侵犯原告欧力士公司所有权的任何其他行为,包括出售、转让、抵押、借出等行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赔偿损失或立即归还租赁机器;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欧力士公司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同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欧力士公司出具验收收据,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被告安华公司签订了一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并经上海市青浦区公证处公证。该《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约定:根据原告与被告鸿都公司已经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被告鸿都公司以租赁方式向原告欧力士公司租赁上述合同项下的机器,并按约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支付租金,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被告鸿都公司将租赁的机器安置于被告安华公司处,供被告安华公司使用;被告安华公司应于租赁设备的显著位置,标明租赁设备所有权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除非经原告欧力士公司书面同意,在租赁期内不得将租赁机器全部或部分搬离被告安华公司所在地,也不得转让、抵押、转租给第三人或允许其他人使用;如被告鸿都公司不支付租金或不履行租赁合同所约定的其他义务时,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并由被告鸿都公司或被告安华公司赔偿原告欧力士公司全部损失;确认书适用的法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2004年3月31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就上述租赁合同的租赁期限作了修改,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租赁期限延长至2005年9月30日,并对被告鸿都公司每月应支付的租金作了调整,被告鸿都公司确认截止2004年3月31日未清缴租金为美金116,155元。同月,被告安华公司将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机器抵押给农行青浦支行。
  2002年7月26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ZOAB3-20017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欧力士公司作为出租人将被告鸿都公司所有的AM-OH75高速染色机1套及附件(High Speed Dyeing Machine with Accessory)作价美金36,794元买断,并通过售后回租的方式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被告安华公司位于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的厂房内,租赁期限为3年,首次支付租金为美金7,778元,第2至37次租金预缴美金806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不应试图转让机器或作出可能侵犯原告欧力士公司所有权的任何其他行为,包括出售、转让、抵押、借出等行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赔偿损失或立即归还租赁机器;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欧力士公司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同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欧力士公司出具验收收据,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被告安华公司签订了一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并经上海市青浦区公证处公证。该《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约定:根据原告与被告鸿都公司已经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被告鸿都公司以租赁方式向原告欧力士公司租赁上述合同项下的机器,并按约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支付租金,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被告鸿都公司将租赁的机器安置于被告安华公司处,供被告安华公司使用;被告安华公司应于租赁设备的显著位置,标明租赁设备所有权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除非经原告欧力士公司书面同意,在租赁期内不得将租赁机器全部或部分搬离被告安华公司所在地,也不得转让、抵押、转租给第三人或允许其他人使用;如被告鸿都公司不支付租金或不履行租赁合同所约定的其他义务时,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并由被告鸿都公司或被告安华公司赔偿原告欧力士公司全部损失;确认书适用的法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

  2002年11月14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ZOAB3-20025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欧力士公司作为出租人向案外人亚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购买AK-TOIII常温双液流染色机(AK-TOIII 1T Dye Tank及AK-TOIII 6T Dye Tank)2套,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被告安华公司位于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的厂房内,租赁期限为3年,首次支付租金为美金33,996元,第2至37次租金预缴美金3,389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不应试图转让机器或作出可能侵犯原告欧力士公司所有权的任何其他行为,包括出售、转让、抵押、借出等行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赔偿损失或立即归还租赁机器;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欧力士公司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同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欧力士公司出具验收收据,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被告安华公司签订了一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并经上海市青浦区公证处公证。该《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约定:根据原告与被告鸿都公司已经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被告鸿都公司以租赁方式向原告欧力士公司租赁上述合同项下的机器,并按约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支付租金,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被告鸿都公司将租赁的机器安置于被告安华公司处,供被告安华公司使用;被告安华公司应于租赁设备的显著位置,标明租赁设备所有权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除非经原告欧力士公司书面同意,在租赁期内不得将租赁机器全部或部分搬离被告安华公司所在地,也不得转让、抵押、转租给第三人或允许其他人使用;如被告鸿都公司不支付租金或不履行租赁合同所约定的其他义务时,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并由被告鸿都公司或被告安华公司赔偿原告欧力士公司全部损失;确认书适用的法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2004年3月31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就上述租赁合同的租赁期限作了修改,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租赁期限延长至2005年12月30日,并对被告鸿都公司每月应支付的租金作了调整,被告鸿都公司确认截止2004年3月31日未清缴租金为美金41,016元。
  2003年6月9日,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了一份编号为ZOAB3-20010的融资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欧力士公司作为出租人向案外人Mario Crosta s.r.l购买单滚筒剪裁机2套,并将该机器租赁给被告鸿都公司,资产交付及存放地点为被告安华公司位于上海市青浦区沈巷的厂房内,租赁期限为3年,首次支付费用为美金26,248元、首次支付租金为美金4,132元,第2至36次租金为美金4,132元;被告鸿都公司作为承租人确认上述租赁机器的所有权仍归出租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不应试图转让机器或作出可能侵犯原告欧力士公司所有权的任何其他行为,包括出售、转让、抵押、借出等行为;如被告鸿都公司未能按约支付租金或未能遵守、履行合同的所有规定,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终止租赁协议并赔偿损失或立即归还租赁机器;租赁合同期满或提前终止,被告鸿都公司应按原告欧力士公司合理提示的地点和时间立即自费将租赁机器送交给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应承担租赁机器退还前对机器所造成的损失及损坏的全部风险。同日,被告鸿都公司向原告欧力士公司出具验收收据,确认收到租赁合同项下的机器。同时,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被告安华公司签订了一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并经上海市青浦区公证处公证。该《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约定:根据原告与被告鸿都公司已经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被告鸿都公司以租赁方式向原告欧力士公司租赁上述合同项下的机器,并按约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支付租金,原告欧力士公司同意被告鸿都公司将租赁的机器安置于被告安华公司处,供被告安华公司使用;被告安华公司应于租赁设备的显著位置,标明租赁设备所有权为原告欧力士公司,被告鸿都公司和被告安华公司除非经原告欧力士公司书面同意,在租赁期内不得将租赁机器全部或部分搬离被告安华公司所在地,也不得转让、抵押、转租给第三人或允许其他人使用;如被告鸿都公司不支付租金或不履行租赁合同所约定的其他义务时,原告欧力士公司有权径行收回租赁机器,并由被告鸿都公司或被告安华公司赔偿原告欧力士公司全部损失;确认书适用的法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占有该租赁机器。
  2005年9月12日,原告欧力士公司因被告鸿都公司未按约支付前述5份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租金致函被告鸿都公司,要求终止前述合同,并要求被告鸿都公司立即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支付合同项下的欠款并归还相应的租赁机器。
  另查:被告安华公司系被告鸿都公司与案外人华洋公司于1993年3月共同出资设立的中外合作经营企业,被告鸿都公司业已将前述编号为H131818、H131805、ZOAB3-20025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设备作为投资投入被告安华公司。
  以上事实,有原告欧力士公司提供的证据1-5,被告安华公司提供的证据1-2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尽管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在融资租赁合同中对纠纷适用法律未作约定,但欧力士公司、鸿都公司及安华公司在《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中均确认有关纠纷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同时,原告欧力士公司及被告安华公司在庭审中亦明确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故本案处理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地法律。
  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签订的5份融资租赁合同及原告欧力士公司与被告鸿都公司、被告安华公司签订的5份《融资租赁权益确认书》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应属有效合同,对各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上述协议签订后,原告欧力士公司按约向被告鸿都公司交付了协议项下的所有机器,并由被告安华公司实际使用,业已履行了租赁协议约定的义务。被告鸿都公司未按约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支付租金,显属不当,理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除编号为H131818、ZOAB3-20017的两份租赁合同因期限届满而自然终止外,其余3份租赁协议原告欧力士公司均有权依约主张提前终止协议。原告欧力士公司于2005年9月12日致函被告鸿都公司,要求终止协议并无不当。上述协议终止后,被告鸿都公司作为租赁协议的承租人,理应向原告欧力士公司返还租赁协议项下的所有机器。被告安华公司作为租赁机器的实际使用人及相关权益确认书的缔约人,在租赁协议终止后,亦有义务向原告欧力士公司返还上述机器。两被告如不能返还的,应向原告欧力士公司折价赔偿。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一百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百四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H131818合同项下的瑞士生产的“Scholl”牌HT-短型液体染色机(“Scholl” HT-Short Liquor Piece Dyeing Unit)1套及“Scholl”牌消融器(“Scholl” Powder Dissolving Station)1套;
  二、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H131805合同项下的立信门富士定型机(Monforts 328 Twin Air)1套;
  三、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ZOAB3-20017合同项下的AM-OH75高速染色机及附件(High Speed Dyeing Machine with Accessory)1套;
  四、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ZOAB3-20025合同项下的AK-TOIII常温双液流染色机(AK-TOIII 1T Dye Tank及AK-TOIII 6T Dye Tank)2套;
  五、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返还编号为ZOAM3-20010合同项下的单滚筒剪裁机2套;
  六、驳回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1,450元,由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和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欧力士(亚洲)有限公司和被告鸿都实业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上海安华针织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江 南

代理审判员  王辰阳

代理审判员  崔学杰

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朱晓雷

书 记 员  郭 强

相关热词搜索:有限公司 融资租赁 纠纷案

上一篇:沈阳新海彩色印刷有限公司与北京豹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上海电气租赁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下一篇:中国建设银行山东省费县支行与山东华和国际租赁有限公司 融资租赁合同担保纠纷上诉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赁联盟
津ICP备10201556号-5